墨浓

若有情怀淡如水,便无浊念似墨浓。

=默浓|墨浓。

为爱发电的佛系写手。

史莱姆真可爱*^o^*

【安雷】离婚就离婚,谁怕谁?

那个号是我的,只是换个号发。
被屏蔽了4次,微笑脸。

女装大佬alpha安迷修x筑巢【不,炫酷】omega雷狮
ooc
有异能设定 ,其实abo没啥毛线。
各位情人节快乐。

文|默浓

你有本事买女装,有本事离婚啊!
老子就是吊关你毛线事情。
社会我凯佬,人狠话不多。

"安迷修! ! !你做了什么! ! !"

一声怒吼从凹凸公寓里穿了出来,声音里包含了 :生气、 无奈、 痛苦 、还有, 咬牙切齿 ,我们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声音的主人现在的心情 。

想"弄死"那个人。

"诶诶诶,恶党你想要干什么?"安迷修反应敏捷的躲过了雷狮的攻击,他皱了皱眉头,心情有点不好。

任谁睡得正好,被无缘无故的吵醒,还被自己的枕边人给打一顿,心情都不好吧。不过安迷修有种天生的温柔,即使是现在,他也不愿意去伤害雷狮,只是一直躲着他。

雷狮现在却一点都不想去想安迷修的小温柔,他比较关注的只有——

"你大爷的安迷修,你竟然背着我去买女仆装,你奶奶的!"

他拿起一个黑白蕾丝边的女仆装,整个人的周边似乎都可以看到闪电。

"恶党……等等你别太过分啊!放开那个小马! "

"呵呵。"

雷狮又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找到一个小马玩具,宝石紫的眸子已经没有了怒火,很平静,但是 安迷修却知道,这是暴风雨前的安宁。

"喂喂喂,恶党你听我解释啊!"

安迷修一下子忘记了什么衣服小马,只是想着,雷狮会对他生气,他就十分害怕。

真是栽了。

他清楚的意识到。

不过雷狮的怒火却不会因为他的意识到而消失。

"妈的安迷修,咱们离婚吧!"

对于雷狮而已,他已经一周没有睡过觉了,正想回来好好睡一觉,结果刚刚进来就看见,家里一片混乱,感觉就像刚刚经历过大战一样。本想,先睡一觉再去和安迷修"聊聊"原因,但是妈的就发现安迷修竟然敢藏女仆装,还有小马!!!!

"安 迷 修,老 子 再 说 一 遍,本 大 爷 是 个 男 人,你 买 女 仆 装 你 是 想 干 什 么 啊 ,安 迷 修 老 师!"

雷狮目前怒火max↑

安迷修想解释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去解释,甚至表情有点尴尬,但是听见雷狮那个离婚他一下子就急了。

"雷狮你今天要离婚,我还想和你离婚呢! "

雷狮一下子愣住了。

"离婚就离婚,我雷狮怕过谁?! !"

"明天下午4.00民政局见! "

雷狮说完就走了,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。

安迷修看着雷狮的身影,内心是崩溃的。

【不不不,雷狮别走,我不是这个意思啊,这个衣服不是给你穿着,不要离婚啊啊啊啊!】

"安迷修,你真准备和雷狮离婚啊?" 凯莉用手指绕着头发,"你不后悔。"

"……"

【我后悔死了好嘛好嘛!】

"不后悔。"

"那就好,"凯莉恶作剧的笑道,"雷狮听见了没有,他说不后悔。"

"……本大爷也不会后!悔!的! 安迷修!"

【我怎么那么嘴贱,不行不行我得和雷狮说……】

"雷狮,你到底离不离婚!?"

【确认一下态度。】

"离、肯定离,安迷修你好样的! "

【我怎么呢?等等雷狮……我还没有说完。】

啪的一声,电话挂掉了。

雷狮在另一个地方,笑了笑,对着卡米尔道,"卡米尔,给我准备一个离婚报告单,急用! 对了,要坑死安迷修! "

"好的,大哥。"

"真乖。"

安迷修拿起那个单子,仔细的看了看,里面的条件明显是在坑 自己,但是他也知道如果他这个时候耍横不签名,那么……想想那个后果就抖抖寒颤。

不过他还是不想签。

——安迷修,你如果敢不签,咱们就呵呵。

"恩,你还是签下去了。"

"我没有办法啊,不签的话雷狮就会开强势的呢,那个时候我估计连 一点和解的机会都没有呢?! 这样至少还有机会。"

"为什么?"

"啥?"

"格瑞的意思是你为什么来我们家,对吧格瑞。"

"恩。"

"因为我的钱离婚的时候都被雷狮拿走了,实在是没钱了。"

"……我们不熟。"

"没办法啊,女士那里总不可以去吧,男士那里,就和你比较熟! "

"……"

"那安迷修你先住下吧。"

"金先生你果然是个好人啊!"

"啊,谢谢。"

第二天早上

"喂,安迷修跟你说一件事情,雷狮有新恋人呢。"

"啥?!"

安迷修一下子呆住了,任意嘴里的泡沫口水落下来 。

"等等,你说啥!!!????"
【什么鬼?】

"先生你在这里干什么?"

一位服务员突然走过来,抱着一个本子,微笑的问着他。

"……啊,那个我点一杯白开水,谢谢这位女士。"

"……好的。"

[……啥,这个人莫非 有病! ]

安迷修并没有在意这个插曲,他狠狠的盯着前桌的两个人。

雷狮和一个不知明女性。

女性长的很漂亮,气质典雅,眉眼见可见其风骨,如果是平时的话,安迷修一定会去狠狠地赞美她,称赞她,只是现在,安迷修只想马上推开她,让她离我的雷狮远点。

他拿起了一个很大的背包,走向男厕所,目前男厕所没有人,很好。

关门,锁起来。

几分钟后。

"零小姐,和你交谈真是令我高兴,您的博学让我震惊。"

"谢谢雷先生的赞美,您也是一个博学多才的男子,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恶意中伤。"

零小姐微笑着说道,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
"你好,这位美丽的小……不,大妈,你知道你前面的那位男子,是我的丈夫了吗?"

"……???"

" ! "

一个高挑的女子,踩着恨天高,帅气的到雷狮的一桌上去说话。

"你这个负心汉,你是忘记我这个糟糠之妻了吗?我们的孩子你也不记得了吗?她还那么小,不就是因为她有心脏病吗?你就不要她了,你竟然让我净身出户,孩子也跟着你,我今天就和你说好了,我是不可能同意离婚的!!!"

"……"

这个时候正好没有什么人,不得不说也算是个好运,因为如果让雷狮在这么多人没了面子,她估计会很惨。

"你说,你是我的妻子,真有趣。"

"我就是!"

"那有办法了,你和我回家,我们好好 谈谈 ,怎么样啊?"

"抱歉了,零小姐,看来今天是不可以呢,下次我们再聊。"

"没关系。"

零小姐就这么看着雷狮和那个女子走了。

心疼心疼那个男子。

"喂,凯莉啊,OK了!"
"谢了,宝贝。"

"喂,安迷修你还装到什么时候?"雷狮拉着男子到家后,直接关上门道,"你当本大爷眼瞎啊! "

"等等,你知道了?"

"自然。"

"那太好了,我们复婚吧!"

"拒绝。"

"复婚吧!"

"拒绝。"

"那么只能弄出一个孩子让你心软复婚了。"

雷狮现在才意思到他是omega,自己的alpha还在眼前,自己也有一个星期没有得到过夜生活了。

雷狮感受到自己那里开始分泌液体,自己的信息素自己控制不住往外放了。

"果然对待恶党不能太温柔。"

"有本事你就来——"雷狮趴在他身上,咬了咬他的耳朵,"狠狠操我。"

"自然。"

后记:

"对了,雷狮,为我生个孩子吧。"

"滚你大爷的!"






Fin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20)